空降科雷吉多岛要塞 1945

2019-10-19 作者:战役战争   |   浏览(102)

背景从1970年起塞拉利昂发生多次政变和资源的争夺,从而引发的各种内战,使得国内形式逐渐开始恶化。1991年一支名为RUF的反政府组织在塞拉利昂境内开始对无辜群众

1945年,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重返菲律宾主要岛屿吕宋岛,为了控制马尼拉湾,他的目标之一就是要重新夺回科雷吉多岛(Corregidor Island )要塞。

图片 1

图片 2

背景

从1970年起塞拉利昂发生多次政变和资源的争夺,从而引发的各种内战,使得国内形式逐渐开始恶化。1991年一支名为RUF的反政府组织在塞拉利昂境内开始对无辜群众实施种种暴行,在1995年的时候,这个组织已经控制了塞拉利昂的大部分农村地区,再加上政府被“不停”的推翻再建立,导致塞拉利昂的问题进一步的复杂化,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联合国安理会通过1270号决议,从1999年10月开始到2000年4月先后派遣了11000人的维和部队分别部署在12个地区。虽然这支维和部队“兵强马壮”,但是还是没有办法遏制住RUF的势头,攻击维和部队的现象时常发生。在这种环境下诞生了一个名为“西部男孩”的反RUF的组织,据报道称,该组织曾接受过英国特种部队的指挥进行作战,英国国防部曾公开承认过为政府军和亲政府武装提供过武器弹药以及其他补给品,以来支持他们对RUF组织的作战。随着时间的推移,“西部男孩”组织在拿着英国政府给的物资却不愿意听从指挥——合并进新政府军中。换言之就是:“老子要自立山头”!

图片 3

塞拉利昂地图

1942年,他被美国总统下令从菲律宾撤离,他留下一句话“我胡汉三还会回来的!”美军的抵抗随着科雷吉多岛要塞的温赖特少将投降而结束,美菲军被俘7.5万人,开始巴丹的苦难行军。

序幕

2000年5月,塞拉利昂国内的情况开始变得恶化。据报道称,维和部队下属的一个赞比亚营向RUF组织投降,大约200人被俘。有人开始担心维和部队是否有能力抵抗RUF组织,以及在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工作的1300名英国公民的安全。在随着局势日渐恶化,英国政府决定开始行动。在5月5日,由英国伞兵团一营开始了NEO。行动代号“Palliser”,一开始决定是由A连执行撤离行动,但是他们正在牙买加进行演习,所以任务交由少校安迪·查尔顿领导的二营D连代替执行。虽然A连错过了“开幕式”,但是他们会在后期的行动中大展拳脚。(关于“Palliser”行动并不在本文的记叙范围)

图片 4

在“Palliser”行动中一群来自伞兵团二营D连的伞兵正在研究基地周边地区的地图,他们身后的路虎WMIK突击车已经准备好出发了

在8月25号的在一个潮湿并炎热的午后,英国皇家爱尔兰团C连下属的一支巡逻队驾驶着三辆路虎路虎WMIK突击车行驶在土路中,其中一辆路虎WMIK突击车装载着一挺勃朗宁.50口径的重机枪,另外一辆路虎WMIK突击车则带着一部无线电台。这次的主要任务是与驻扎在马斯卡的联合国维和部队约旦第二营进行联络,相互交换情报,以来提高对袭击和威胁的预知性。在中午午餐时间的时候他们被告知在这片区域活动的“西部男孩”组织并不愿意解除武装归顺,这支由艾伦·马歇尔上校带领的巡逻车队打算先返回基地与指挥官进行进一步的讨论。在回去的途中,巡逻队离开大路拐进一条泥泞的小路,小路旁是一座废弃的种植园,那里长满的油棕树。之后他们到达了一片开阔地,旁边是一条宽275米的Rokel河,沿着这条小径往前走大约200米就可以到达一处名为Magbeni的被废弃的村子。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一伙“西部男孩”组织的人从这座村子走了出来。当年这帮与巡逻队相遇的“西部男孩”组织里有一名22岁的小伙易卜拉欣·科罗马是这样描述当时的场面:英军从车上下来,与我们进行交谈,尽管他们的出现让我们很吃惊,但是一切还是那么的和谐。“西部男孩”成员要求马歇尔上校留在原地,并等待他们的头头回来,一位自称为“准将”的24岁前塞拉利昂政府军中士名叫福迪·卡莱。之前在约旦二营中,马歇尔上校了解到“西部男孩”组织开始慢慢的向联合国维和部队交出武装归顺。巡逻队的其中一项任务就是核实跟检查归顺情况以及收集更多相关的情报。在此之前路过这片区域的英军巡逻队可不止马歇尔上校带领的这一支。当“准将”福迪·卡莱乘坐一条独木舟从Rokel河回来时,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因为福迪·卡莱认为这片村子都是自己的领地,而英军没有经过自己的“许可”就闯了进来,让他更加恼火的是由于联合国部队的归顺计划,让他的团队一点一点的流失人员。随后这位狂妄自大的“准将”认为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今天我就要教你做人。于是一辆从塞拉利昂陆军那缴获的搭载着ZPU-2高射机枪的MK4卡车堵在了村子的南边出口。

这个时候巡逻队意识到自己遭到了包围。作为担任M2重机枪的操作手来说,友军跟武装分子被包围着离得很近,很容易导致误伤,只要对方不做出伤害队友的行为,他就不能开火,这样会引发一场大屠杀。不过无线电操作员及时把他们遭遇的情况报告给了总部。马歇尔上校在试图缓和紧张的气氛时,“西部男孩”成员想夺过他手中的步枪,遭到了马歇尔上校的反抗,随后他们用枪托和拳头对上校进行了殴打。对巡逻队其余的成员也是如此。5分钟后巡逻队全员被缴了枪跟装备,每个人被扒的只剩下了一件公发的橄榄绿T恤和内衣裤,手表和结婚戒指都上交给了“准将”。随后全部的巡逻队员被两条独木舟押送到北边的Gberi Bana村,并将他们关在了村子的棕榈油种植园的一座建筑里,那里还是他们的基地。虽然福迪·卡莱很鲁莽,但是不能说他没脑子,他很聪明的决定把人质关在这里,是因为该村子的东部和西部都是沼泽地,进入的道路只能是通过登上Rokel河的右岸才能找到道路,这样会给日后的救援工作造成困难。巡逻队被挟持消息传到了伦敦和弗里敦,外交部和国防部的人正在研究到底发生了什么,最初时白厅是以乐观的态度看待此情况,认为巡逻队只是暂时失去了人身自由,并无生命危险。

图片 5

“西部男孩”组织成员

团通讯官Regimental Signals Officer :弗莱厄蒂上尉

连军士长Company Sergeant-Major :黑德

塞拉利昂陆军联络官:马萨·班古拉下士

图片 6

谈判

在确认巡逻队成员被关在哪里,是谁把他们囚禁起来之后,英国方面给出的指示“当下主要的任务是确保巡逻队成员的安全,并与对方协商要求释放他们”。但是现阶段“西部男孩”组织跟英军是敌对状态,并且非常多疑,所以他们要求英国方面必须派代表到Magbeni村子,才能接受谈判。英军派出的谈判小组由西蒙·福特汉姆中校带队。在谈判的现场“西部男孩”组织的成员个个全副武装,如临大敌般。在第一轮谈判过后,西蒙·福特汉姆中校认为坐在对面的福迪·卡莱就像一位精神病一样,一个没有意识到事态严重性的精神病。在与英军谈判的过程中“西部男孩”是又惊又喜,我们这小小的武装组织竟然能让一个老牌帝国面对面坐下来谈判,睡觉都能笑醒。但他们殊不知的是,在每一次的会面谈判,英军都在暗地里收集关于“西部男孩”的实力以及占优势方面的情报,为之后的可能的武力营救通过支持。在一次的会议中,谈判小组的一位皇家爱尔兰团的团军士长瞥见一位17、8岁的女孩肩扛RPG-7,瞄准着谈判小组乘坐的路虎,只要会议发生的不愉快的变化,“准将”福迪·卡莱一声令下即可让谈判小组有去无回。在英军的谈判小组里还有两位来自伦敦警察厅的谈判专家,他们负责的是为中校提供建议,以及在会前跟会后做出概要。谈判组一直保持着“扮猪吃老虎“的行事方式,让对方认为自己处于一直处于上风。在理想情况下,如果谈判成功,人质被释放,车辆装备归还,这样就不用使用武力来解决。不过武力营救计划已经完成了初步的制定。“西部男孩”组织提出的要求是释放他们的头目福迪·桑科,跟提供食品和药品等物资,英军很快回应到“行啊,但是我们要检查确认巡逻队队员的身体状况”。

两天之后,在福迪·卡莱的带领下,两名人质离开了关押的地方,被带到了西蒙·福特汉姆中校面前,为了避免场面的“尴尬”两名队员跟上校说自己过得还不错,没有人受伤。在西蒙·福特汉姆中校看来,他们的衣着未免也太糟糕了。团通讯官弗莱厄蒂上尉向中校敬了个礼,然后和他握手。当他们的手握在一起是,中校感觉自己的手心好像被一个坚硬的小物体硌着。在离开之后,中校这才打开了手掌心,发现是一个塑料圆珠笔的笔头,里面有一张被卷起来的小纸条,上面画着的是关押他们的Gberi Bana村的详细地图,上面有标明其中一座建筑是关有人质,而哪些建筑又是住着“西部男孩”组织,以及哪条路是可以通往这里。现实的情况是Magbeni村是小喽啰住的地方,而Gberi Bana村才是“西部男孩”组织的总部,那里住着组织的上层领导,关押人质的地方也在那里。

在8月31号晚,情况出现了一点转机,英军用医疗用品和卫星电话换回了5名人质。在这种局势下,被释放的士兵简直就是无价的情报提供者,能过填补未知的情报空白,随后这5名士兵被送上了帕西瓦尔爵士号(RFA Sir Percivale L3036)上,被询问如何被人抓住的。

剩下的6名还在被关押着的士兵,每天饱受着折磨,福迪·卡莱很喜欢对他们进行恐吓,把他们带到一块空地,一字排开,对他们进行模拟处决,尽管过程很搞笑,但是这只是“西部男孩”组织的一项娱乐。不过这些英军不是最惨的,来自塞拉利昂陆军联络官的马萨·班古拉下士的境遇才是最惨的,在刚刚被抓住的那一天,他被“西部男孩”成员用剃刀划伤了脸和后背,“西部男孩”组织认为他就是个“二五仔”、“叛国贼”,经常单独用藤条跟树枝对他实施殴打。为了不让谈判的气氛变得紧张,英国政府并没有把士兵遭到殴打的消息放出来,导致英国各家媒体都不知晓。

图片 7

塞拉利昂陆军联络官的马萨·班古拉下士

对于谈判小组来说,跟这些莽夫打交道实在是太困难了,他们特别喜欢喝酒加抽大麻,导致昨天刚刚谈妥的条件,今天就给忘了,不仅记忆力会丢失,大麻也让他们变得偏执。

之前提到的英军提供的卫星电话,一位自称为“柬埔寨”上校的“西部男孩”组织的成员用它拨打了BBC在非洲的分部。他在电话里口出狂言要求英国方面向新任塞拉利昂总统施压,迫使他承认“西部男孩”组织的合法性,并放出被关押的“西部男孩”的领导人,并让他们的领导人就任政府的重要职位,在此之前我们是不会解除武装归顺的。他还说我们之所以俘虏了英军士兵,是因为他们经过我们的地盘,没有得到我们的允许。这位上校在讲的天花乱坠时,电话没电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部电话已经被英国皇家通讯团跟英国国家通讯总局给安装了病毒,不仅可以定位到电话的位置,还可以随意控制电话开机关机。

由于英军被“西部男孩”绑架的事情慢慢在塞拉利昂的群众之间传播开,导致了英军在当地的威信力和信任度越来越低。

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谈判还是处于胶着状态,随后英国方面又派出了两名22 SAS成员加入了西蒙·福特汉姆中校的谈判小组里,其中一名SAS中士还要负责侦查任务跟情报收集。除了他们,还有一位来自英国皇家海军阿盖尔号上的医疗官乔恩·卡迪上尉也加入了谈判小组。为了防止“西部男孩”带着人质出逃,联合国维和部队已经将关押人质的地区给封锁了起来。随着局势变幻莫测,英国政府这边也不会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谈判上,于是英国皇家海军阿盖尔号上的皇家海军陆战队开始在直升机飞行时提供保护。阿盖尔号的甲板临时变成了两架来自陆军航空兵的山猫直升机的停放场地,在此之前它们正在皇家空军的C130上,等到达了弗里敦Lungi机场时组装,然后再飞到阿盖尔号上。

图片 8

飞抵弗里敦Lungi机场的“山猫”直升机,注意后面的安-124运输机

科雷吉多要塞像一只巨大的蝌蚪,它距离巴丹岛半岛南端仅2英里,位于马尼拉湾16英里宽的入口处,岛上的大口径火炮可以摧毁任何进出马尼拉港的船只,美军可以使用装甲部队和火炮支援的地面部队攻击马尼拉城,但如果不攻克科雷吉多要塞,那么马尼拉湾的港口就不能为美军所用,那将加大后续作战的难度。1942年初,当日本人入侵菲律宾时,麦克阿瑟的司令部就设在这里,他对科雷吉多要塞的防御能力非常熟悉。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战役战争,转载请注明出处:空降科雷吉多岛要塞 1945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