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战争——美国心理战战史第二章:崛起

2019-10-22 作者:战役战争   |   浏览(104)

在上一个章节中,我们讨论了美国进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种种情况,针对敌军和国内大后方的宣传手段多种多样。第一次世界大战可能是现代宣传手段第一次出现的舞台。但随着1918年1

在德国首先使用色情传单之后,许多参战国都使用了这一心理战手段。其中使用密度最大、范围最广、时间最长的却是美国。

在上一个章节中,我们讨论了美国进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种种情况,针对敌军和国内大后方的宣传手段多种多样。第一次世界大战可能是现代宣传手段第一次出现的舞台。但随着1918年11月11日停战协议生效,炮击和传单同时偃旗息鼓。对一些经过惨烈杀戮的士兵来说,和平与战争中的大屠杀一样,让他们迷茫的灵魂无所适从。

性吸引是人类行为的主要动因。军事专家在各种军事冲突中都擅长利用这一点,在战争和冲突中散发性话题传单,作为一种行之有效的心理影响手段,成为心理战的一个组成部分。

“停战后的前线并没有庆祝活动。许多士兵认为战争停战协议只是暂时的表象,惨烈的战争很快就会继续开始。夜幕降临,安静就像寒冷一样彻骨,蚕食着他们的灵魂。

始作俑者:德国

接下来他们会迎来什么?他们不知道,也不关心。他们被突如其来的和平震惊到麻木,因为残酷的杀戮已经将他们的生命之火熄灭。现在是不存在的,未来是不可知的。”

大量散发性内容宣传材料是在二战进程中,德国人首先使用的。德宣传机构大量散发色情传单,企图挑拨美、法、英军队之间、士兵与后方民众之间的关系,利用宗教和种族问题对敌方施加影响。

——托马斯•格温洛克上校,美国第一远征师情报官

1939-1940年冬天,德国充分利用了英军远离法比边界前线的事实,散发了大量色情传单,描绘酗酒的英国军人在平静的生活中引诱法国士兵的妻女,背面配以挑拨性的文字:“当你们在前线打仗的时候,英国人正在与你们的妻子干这个!”德国广播电台也利用一切手段,散布英军不在马其诺防线内防御,而在巴黎与法国女人淫乱的消息。

幸运的是,停战协议确实生效了,并各参战国在第二年签署了一份和平协议。自此,美国公众信息委员会和美国陆军宣传分部G-2D都宣告解散。不幸的是,《凡尔赛条约》中对德国采取了异常苛刻的惩罚措施,挥之不去的社会和国家敌意弥漫在字里行间,你可能会看到战争的烈焰已经熄灭,但当你转身后,那堆灰烬中,又有火星悄无声息地显现。

战争后期,德国开始用同样的手段进行反美宣传,传单上画着美国大兵搂着英国姑娘嘲笑英国士兵的图片,下面是挑拨性的文字:“事实上,这是美国人的快活战争。”

重塑心理战

为了强化反布尔什维克信念,纳粹宣传机构向波兰军民散发了大量色情传单,但效果并不好,没能达到让波兰人视俄罗斯人为更大危险的目的。

1939年9月1日,德国武装入侵波兰,此时的美国仍奉行孤立主义,官方的态度也是作壁上观。也许是因为二十年前那场惨烈大战遗留下来的回忆太过苦涩,也许是因为大萧条带来的挥之不去的影响,美国的立场仍然是“不”(欧洲与我们何干Not Our Problem Europe)。然而,尽管美国政府的官方立场是审慎的,但1941年7月11日,美国总统富兰克林·D·罗斯福设立了信息协调办公室——他清醒的意识到美国随时有可能卷入战争。像上次一样,美国从英国的情报、反情报、心理战和特殊行动系统汲取了许多灵感,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些组织是基于德国人的经验培植出来的。COI的主管威廉·J·多纳文上校立志要把COI做成一个包打天下的单位,达到和德国情报机构一样的效率和执行力,但是由于种种原因,COI最终没有做到这一点。

纳粹宣传机构在战争时期经常使用目标对象所熟悉的事物作为色情传单的载体。一些针对美军的传单以《生活》杂志的封面形式出现,上面描画出各种裸体女人,背面标题是“死亡”,再画上一个戴钢盔的脑袋,旁边是日期:“1944年11月”,另一边是“1944年的黑色日子”字样。根据对象不同,画上的姑娘分别戴上美军或英军的头盔。

图片 1

德国积极煽动盟军中的反犹太情绪,战争初期散发的一张传单上画了一个头戴美军头盔的英国裸体姑娘,坐在镜子前看印有“犹太人”标题的《时代》杂志,镜子中照出她黑黑的长发,犹太人面容,一脸的狞笑,这一色情传单暗示英国人是在为犹太人而战。1940年,这种传单经日本寄到了还没参战的美国。

(威廉·J·多纳文上校,曾任COI和OSS的主管 |美国国会图书馆馆藏)

战争年代,德国宣传机构还以“被你们抛在家中的姑娘”为题,出版了由4张色情传单组成的连环画,讲述传奇的犹太人列维靠战争生意发财,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以追逐美国女人为乐,而他的朋友却在前线打仗。

多纳文上校后升任少将,执掌新成立的战略情报局——OSS,成为唯一集齐美国四大最高荣誉的人:荣誉勋章,杰出服役十字勋章,杰出服役勋章,国家安全奖章。

色情传单的主要目的就是削弱敌人士兵的坚定意志,使他们对自己的行为和选择的正确性产生怀疑。一种针对美军的、由3张传单组成的连环画达到了这一目的,内容是当年青的美国人在前线遭受战争苦难甚至死亡的时候,另一些人却在家中享受生活。

尽管大众普遍担心的是欧洲战场的威胁,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最终参战是因为日本帝国于1941年12月7日偷袭珍珠港。随后,轴心国对美国宣战。美国政府发出了呼吁:美国人民,武装起来!正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做的那样,美国选择成立一个国内的民间宣传机构和一个独立的海外军事机构。然而,罗斯福政府并没有打算重设那些一战时期的组织,而是想要一个全新的开始,他们要创建一个新的组织:1942年6月13日,依据9182号行政令,战争信息局正式成立。在该行政令的规定下,COI宣布解散,并在OWI和OSS的名下进行重组。虽然多纳文将继续领导新创建的OSS,但罗斯福任命了艾尔默·戴维斯担任OWI的主管,他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一位着名记者。

变本加厉者:美国

图片 2

在德国首先使用色情传单之后,许多参战国都使用了这一心理战手段。其中使用密度最大、范围最广、时间最长的却是美国。

(战争信息局的负责人艾尔默·戴维斯|美国国会图书馆馆藏)

二战时最有影响的色情传单是美国心理战部队散发的,美国官方否认曾散发过色情宣传材料。30多年后,当美国战备管理局有关二战内容的秘密档案公开后,证实了美军确实使用过“黑色”宣传手段,其中包括散发色情传单。档案证明,到1945年5月之前,美国共散发了7。9万份“性传单”,其中在阿尔及利亚散发了1。6万份,意大利巴里市3800份,意大利布林的西市4。15万份,意大利北部500份,法国3600份。另外还散发了1。35万份其它特殊用途的传单。

战争信息局负责美国国内业务分支里所有官方新闻的传播。原则上,所有的海外宣传和情报处理工作事务都是通过海外行动和心理战分部协调的。但这并没有包括其他的心理战和宣传机构,这些机构是在各自的领域建立的各种军事、同盟和政府机构。这导致了不同组织之间的争执,整个二战期间都存在着这种现象。这方面最好的例子可以追溯到OSS和OWI的创建。尽管两家机构都有一些活动和职能是有交集的,但OSS却负责“暗部”宣传活动和OWI控制的“明部”宣传活动。两者还有更多的问题和冲突:心理战应该用什么方式进行?宣传工作是否应该仅限于在战场上直接支援军事行动?谁将控制针对党派、反政府武装和平民的宣传活动,甚至是抢在军队到达或抵近当地之前就能展开宣传?战略情报局和其他机构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进行心理战活动时,是否应该向各自的军事负责人寻求许可?军事情报和特种作战是如何适应这一情况的呢?这些问题,以及其他一些芜杂事务,都是战争日益加剧的直接结果。美国人逐渐意识到,仅凭步枪、人力和装备,也许不足以战胜意识形态根深蒂固的敌人。

战争结束阶段,美国宣传活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散发一系列“色情明信片和信封”,约7万套,其中在意大利北部散发了6。5万套,法国350套,其它地区3100套。这些明信片和信封非常的淫秽,画上了各种奇异的、非人道的、遭到社会或道德谴责的性方式,如性变态、同性恋、人兽乱交、雏童性行为等。最著名的一套是“6张画”,共有6张色情传单,每张传单上都有一幅色情素描画,上有德语流行诗歌片断,还有德国民歌歌词“我们在家中重逢”,下面题上“6张画”,后面还用红笔注明“只供男人观看”、“只供成年人观看”的字样。主要目的是激起德国军民反战、反希特勒情绪。

国内战争

美国太平洋舰队心理战部队也针对日军散发过至少一期色情传单,上面画着一个坐在藤椅上的日本裸体女人,背面文字讲述日本士兵的妻子由于贫穷被迫卖淫的故事,同时还有呼吁士兵停止抵抗、返回家乡的内容。

尽管心理战的重点是外国受众,但最初这与战时对内宣传的控制之间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混淆。罗斯福政府要回答公众各种不同的问题:美国缘何要参战,导致战争的原因是什么,管控信息以针对轴心国的步步紧逼的必要性,在面对恐惧时提升士气,在充满敌意的工人和管理人员之间建立起合作关系,推动生产力,宣传美国的生活方式,等等等等。所有的这一切,都需要一个统一的机构来直接管辖甚至是控制,他们又用起了一战时期的一些老招式,比如使用海报和广告,来宣传各种信息。但即使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任务也面临着一些问题,随着COI的分裂,简化式的“战争艺术”大行其道,强调程式化和象征意义,或者印发类似于典型的“现代”广告的海报。一般来说,政府机构似乎更青睐前者,从设计和印刷层面来说相对容易,也容易让人想起上世纪30年代宣传新政的海报。但是,来自文职部门的新一代工作者基于经验和公众反馈推动了后者的发展,随着战争的推进,这一现象将变得更加突出。

二战后的战争和冲突中也出现过色情传单。朝鲜战争中,美国散发过中文和朝文色情传单,画上俄罗斯士兵强暴中朝妇女的情形。越南战争期间也大量散发过色情传单,有一份传单画了一个身穿睡衣,非常性感的越南姑娘,标题是“不要放弃成为男人的权利”,宣传文字是:“你们现在唯一的价值就是希望,希望能在战争中生还,请不要放弃成为男人的权利。回到幸福生活和个人自由中去。越南政府自由力量联合起来!”

图片 3

色情传单的负作用

(早期的海报往往有一种简化的、具有象征意义的外观。一些批评人士认为这些海报的设计过于简单,甚至令人困惑)

但是,使用性话题,散发色情传单,并不总是能够达到涣散对方军心的目的,有时反而会适得其反。美军最初在越南散发类似材料时,没有考虑到文化越复杂,性表现受限制越多的因素,一些传单只会激怒稳重和保守的越南人,他们认为使用色情传单也是资本主义社会道德堕落和下流的标志。因此,美国专家在战争后期散发的性传单中只能画一些身着民族服装的、年轻的越南女人,避免使用裸体画像。美国还在1981年向朝鲜军队散发的传单中出现过类似错误。

图片 4

因此,正确使用性内容宣传手段,必须考虑到社会、文化、伦理、宗教和其它因素,才能起到这一特殊心理对抗手段所能起到的效果。无论如何,“性道德”总是文化中较为传统的部分,背叛它会被认为是病态,只要谨慎使用,拿人的性恐惧心理和道德理智做文章,打出保护家庭和伦理道德的口号,总会得到积极的回应,能轻易地损害政治和军事对手,所以,主要大国的心理战专家绝不会完全放弃这一手段。

(后来的海报变得更像现代广告,从侧面反映了更多专业的民间人士涌入OWI)

这些海报在本质上大多数是信息丰富的,或者是脚踏实地的,但小部分的海报则无法避免淫秽和不祥的因素。比如有的海报是描绘一艘沉没的盟军船只,并以反战的的口号来掩饰淹没美国水手的事实。还有的海报上画着野蛮的、身穿粗布的日本士兵,肩上扛着一个衣着暴露的白种女人,等等等等,这些海报的风格和信息都很丰富。

自一战以来,电影变得与普通民众息息相关,并被大众消费所接受,这又反过来又为宣传工作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作为OWI的一部分,美国电影局作为支持美国战事的一种手段成立了,专门负责与好莱坞的合作事项。虽然BMP没有纸面上的权力去封禁那些不符合他们标准的电影,但是他们可以控制海外发行的一亩三分地。在1942年到1945年间,有超过340部与战争有关的电影诞生。其中大部分都是短片,有不同主题的纪录片,比如“我们为什么要战斗!”“定义敌人,定义盟友”和“黑人战士”。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很多电影都传达了一个理想化的主题,与现实情况稍有不符。并不是所有的电影都是纪录片,好莱坞毕竟还是一个商业气氛浓重的领域。虽然好莱坞曾在二战前批评纳粹分子,并拍摄了一部分电影,比如《纳粹间谍的自白》这样的商业电影是在美国参战后拍摄的,而且几乎没有任何来自美国政府的赞助(尽管政府插手了大多数主流电影制片厂的电影剧本创作)。甚至连迪士尼和华纳兄弟这样的动画工作室也参与进来,制作战时宣传短片,为平民和军方的观众制作相关题材的动画片。

(比如唐老鸭从军记:

二战开始之前,美国是主要大国中唯一没有政府广播服务的特例,完全由商业公司和私人来承包相关内容。唯一的例外是鲜为人知却又非常重要的外国广播情报机构,该部门设立于日本偷袭珍珠港九个月之前。敌人的电台对自己的人民,中立势力或它的敌人说些什么,FBIS就与之针锋相对。然而,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还是前线的现场播报以及罗斯福自1933年来经常发布的炉边谈话更有名。然而,真正宝贵的遗产是面向外国观众的海外新闻节目——比如美国之音,我们将在接下来的部分进一步讨论。

战火下的国内宣传

无论国内的种种努力取得了怎样的成功,公众和国会总是对国内宣传保持警惕。与纳粹德国的宣传活动相比,OWI的审查不断受到不同程度的指责。此外,出于军事和公共安全方面的担忧,越来越多的OWI雇员对日益增长的审查感到失望。他们也许是太年轻太天真,认为美国总应该有一种“不干涉”的态度和一种对战争的“客观性”。另一个麻烦是,OWI内部的一些关键雇员对苏联或共产主义表示同情或向往,戴维斯承认,在战争结束后,他们对这一趋势提出了质询。此外,共和党人批评政府对党派偏见以及对OWI的管理不善和无能方面的指责。国会对OWI的反对在很大程度上在1943年消逝了,到了1944年,OWI大部分的行动都转移到了国外。

尽管有这些疑虑,美国人似乎还是认为这是一种必要的邪恶。但即便如此,这也是一种延伸,二战可能是美国最后一次产生如此大规模的战时国内宣传活动。对罗斯福政府来说,幸运的一方面是,刺激美国公众参加二战并不像一战那样迫切且吃力。日本发动的是一场蓄意且卑鄙的袭击,远不止是打沉几艘船的事情,日本还有与墨西哥结盟的可能。此外,对外国受众来说,美国在战场内外都需要付出真正的努力。

在罗斯福政府推动国家,为战争做好准备的时候,国内的大后方成了思想和口号的战场。罗斯福总统建立了信息协调办公室,威廉·多纳文上校任主管,多纳文与英国官员接触得相当多,在会见了英国秘密情报机构的负责人斯特伍德·门瑟斯之后,多纳文确信美国需要一个类似的情报集中机构。但这不在多纳文最初设想的范围内——他担心创建新的机构可能会“侵犯了联邦调查局、陆军和海军情报部门,或其他政府部门的势力范围。”不管怎样,这个决定是为了将COI拆分为OWI和OSS。多纳文将继续成为战略情报局的局长,这是战时集间谍活动、秘密行动、宣传和反间谍活动于一身的秘密机构。此外,OWI还保留了心理作战部门,该部门还致力于对外国受众宣传。

尽管由于受到日本帝国的攻击而被卷入战争,罗斯福还是选择先在欧洲赢得战争,因此在战争开始时把大部分的资源都集中在了欧洲战区上。美国从他们的英国同行那里借鉴了许多想法,英国人也从他们的敌人身上获得了大量的军事经验。纳粹德国和法西斯意大利尤其擅长军事和民间宣传,这一点也不奇怪。

组织和机构

尽管将COI拆分为OWI和OSS,但OSS仍有能力进行大量不同的海外活动。“暗部”宣传主要由来自战略情报局的士气运营部门负责。该部门创建于1943年1月,其主要职能是通过“在敌国或敌占区领土上进行活动或操作心理手段来攻击敌人的士气和政治团结”。

图片 5

总的来说,OSS和各战区长官之间的合作少之又少,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OSS小心翼翼地守卫着他们的一亩三分地。但与军方的大力协助相比,这种状态可能更好,因为军方最初对宣传战和心理战的反应并不热烈。这在太平洋地区的海军高级指挥官中尤其明显,他们充其量也只是支持最低限度的特别行动。然而,在欧洲战事开始的时候,盟国远征军最高统帅部已经足够认真地建立了一个心理作战部队,利用了先前在北非战役中联合部队司令部的联合心理作战部队的经验,在战争的整个过程中,动员或重组各心理战单位,而不是固化地服从于本文提到的组织。这种情况最好被描述为“流转”,在这种情况下,宣传战和心理战不断地发生改变、进化,并形成以更好效果应对相关人员的动态情况和相对特殊的性质(译者注:这句话非常的拗口,其实就是细分目标受众,看人下碟)。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战役战争,转载请注明出处:通灵战争——美国心理战战史第二章:崛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