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66.com简氏:中国获准采购S400 与俄吞并克里米亚无关

2019-10-23 作者:www.4166.com   |   浏览(131)

www.4166.com 1 资料图:俄军S400冒大雪训练拱卫首都

www.4166.com 2 资料图:中国海军列装的俄制现代级驱逐舰发射导弹

  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4月9日报道,俄罗斯似乎终于决定要批准对华出口由阿尔马兹-安泰设计局研制的S-400“凯旋”防空系统。文章援引一位克里姆林宫知情人士的话称,中国采购S-400防空系统的请求于今年初通过,该决定与俄罗斯“和美欧国家之间因俄罗斯在克里米亚采取的行动而发生的冲突并无关系。”

  本报驻俄罗斯特约记者  赵汉臣 本报记者  马俊  刘扬  本报特约记者 柳玉鹏

  一些来自俄罗斯的报道援引俄军事/技术合作联邦服务机构的主任亚历山大-福明的正式声明,称解放军终将获得S-400地对空导弹。近四年来,S-400一直在中国武器采购名单上。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克里姆林宫知情人士称,为对华出口S-400导弹打开“绿灯”的正是俄罗斯总统普京自己。

  “俄罗斯正在失去中国武器市场”、“俄大规模对华武器出口时代已经结束了”……最近一段时间,俄罗斯武器出口部门以及俄媒体不断发出类似的声音。来自俄方的悲观数据显示,上世纪末中国在俄罗斯武器出口中的比重一度高达70%,今后可能下降到10%。作为两个重要的武器合作伙伴,中国通过大量购买俄罗斯武器迅速提升了自己的装备水平和技术能力,苏-27、S-300等俄制武器在中国耳熟能详。它也给俄罗斯带来了丰厚的利润,不仅让曾经因缺乏订单无法开工的俄军火企业起死回生,也让其有条件研制更先进的武器。然而随着中国军工技术的进步,中国开始在国际市场上崭露头角,这让俄罗斯感受到一定的压力。在两国的武器合作中,一种不一致的步调也越来越明显:中国想要的,俄罗斯不愿卖;俄罗斯想卖的,中国不愿要。

  2010年11月,也就是当年珠海航展期间,时任俄罗斯国防部长的阿纳托利-谢尔久科夫在对北京进行正式访问。在访华期间,解放军正式请求采购数目不详的Saturn/Lyulka117S喷气发动机(苏-35战机所用发动机),以及“数目不详的S-400导弹”。

  “三年没签过大宗军事合同”

  据同一消息人士称,中国采购S-400防空系统的请求于今年初通过,但该决定与俄罗斯“和美欧国家之间因俄罗斯在克里米亚采取的行动而发生的冲突并无关系。”

  在上周的珠海航展上,苏霍伊集团展台上播放着俄第五代战机T-50的试飞视频,此外没有任何模型和相关资料。这与上次航展时该集团通过各种方式展示新试飞的苏-35战机的做法完全不同。有分析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苏-35只是苏-27战机的改进型,采用的新技术相对较少;而T-50则大量集成俄罗斯新一代航空和电子技术。

  目前中国采购S-400防空系统一事尚存两个主要问题:其一:解放军何时能够接收S-400防空系统——俄罗斯军工企业是生产S-400、S-500以及其他更现代的防空系统的基础,但目前其尚不足以满足俄罗斯武装部队的需求,更别提国外买家了。其二:俄罗斯军工企业越来越抵触对华出口任何先进军事硬件,因为售华军事系统将会被进行逆向工程研究并被非法复制。

  与这一现象相呼应的,是俄罗斯近年对华武器出口的下降。俄《真理报》18日报道说,俄国防产品出口公司代表团团长谢尔盖·科尔涅夫日前在珠海航展上表示,俄罗斯正在失去中国武器市场。近年来,俄罗斯向中国提供了280架苏式战斗机,这导致了市场饱和。俄罗斯军事专家费拉季斯拉夫·舒雷金表示,近15年来中俄两国在军事领域合作密切,因此俄罗斯武器充满了中国市场。而现在中国开始大力发展自己的军工企业,俄罗斯已没有更先进武器向中国出售。

  俄罗斯军工与政府官员一直抗议中国继续生产克隆版苏-27(歼-11B)、苏-33(歼-15)和苏-30(歼-16)战机,以及S-300(红旗-9)防空系统。去年9月,土耳其宣布其有意采购出口型红旗-9导弹FT-2000。俄罗斯军工代表以此为证,指出中国的长期目标就是,利用俄制产品的中国复制版,把俄罗斯赶出出口市场。(知远 北风)

  数据的变化印证了俄方的担忧。俄新社此前在报道中说,苏联解体后,中国进口的主要常规武器90%以上来自俄罗斯,中国进口占俄武器出口额的39%。然而,从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统计来看,2007年中国从俄罗斯购买的常规武器总量减少63%。俄新社今年初报道称,俄国防出口公司预测与中国的军事技术合作规模将进一步缩小,该公司总裁伊赛金说,在武器出口总量中,中国所占比重已下降到18%,今后有可能下降到15%。

  俄罗斯世界武器贸易分析中心主任伊戈尔·科罗特琴科上月在俄《独立军事评论》周报撰文称,俄大规模对华武器出口时代已经结束。他表示,俄总统梅德韦杰夫9月访华期间,双方没有签署军事技术合作合同。俄总统助理普里霍季科也承认俄对华军火出口规模下降的事实,并表示俄中在第三国市场上出现竞争。俄《生意人报》9月曾报道称,自2007年以来,莫斯科与北京没有签订过任何大宗军事合同,也没有商量过今后的合作计划,只有零星的售后服务协议。

  在减少进口的同时,中国也正成为国际媒体眼中世界武器市场的竞争者。印度《经济时报》19日报道称,中国正开始提供越来越多尖端而精密的战机、导弹及其他装备,逐渐成为俄罗斯等强大军火出口国的竞争对手。中国发起的挑战在上周珠海航展上已经展现出来,飞行员利用中国最新一代战机歼-10进行了多次飞行表演,航展展厅中也满是来自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的各种实体模型。这凸显中国在注重供应战机的同时还注重培训与售后服务。日本共同社报道称,本次航展军用产品展区“实际上成了中国的武器推销会场”。

  中国军工业崛起甚至引起克里姆林宫的关注。俄“报纸网”今年7月报道说,俄总统办公厅要求就中国武器出口问题展开调研,以找出中国出口商如何占领被俄看做“势力范围”的市场。俄《武器出口》杂志总编瓦西里耶夫说,克里姆林宫的这一动作表明,“俄罗斯开始把中国当成军火市场上真正的竞争对手,即便不是现时对手,也是潜在竞争者”。

  中国订单曾挽救俄军工企业

  中国的武器合同曾对挽救俄罗斯的武器工业产生了重要作用。苏联解体后,俄国防部连续数年都无钱采购新飞机和军舰,俄急于用军火贸易平衡财政,于是大量向中国提供先进武器,包括天上的苏-27战斗机、伊尔-76运输机,海里的“现代”级驱逐舰、“基洛”级潜艇,地面上的S-300防空导弹等。这段时间被看做中俄武器合作的蜜月期。

  上世纪90年代俄军工企业普遍因缺乏订单无法开工的局面下,中国采购了76架苏-27战机,价值25亿美元,这对该机的生产商俄罗斯阿穆尔共青城飞机生产联合体(KnAAPO)和设计者苏霍伊设计局极为重要。KnAAPO不但能按时为工人发工资,甚至大举采购新型机床,吸引众多羡慕的目光。苏霍伊设计局也在没有俄空军拨款的情况下,得以自行研制更先进的苏-37和S-37,其竞争对手米格集团正是因米格-29战机没有被中国空军选上而一蹶不振。俄罗斯两大造船企业———波罗的海造船厂和北方造船厂甚至为争夺中国“现代”级驱逐舰的14亿美元订单而撕破脸皮,将官司打到当时的俄总理卡西亚诺夫那里。

  科罗特琴科说,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中国和印度始终是俄罗斯武器的最大买家。其中,中国是苏-27和苏-30系列战机的最大买家,除俄先后对华出售178架外,中方还按俄方许可在沈阳组装了105架。《真理报》评论称,15年的大规模军事合作无论对中国还是对俄罗斯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www.4166.com,转载请注明出处:www.4166.com简氏:中国获准采购S400 与俄吞并克里米亚无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