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海南的部队

2019-10-22 作者:www.4166.com   |   浏览(55)

原标题:解放海南的部队

问:在人民军队的历史中,曾经有过兵团这样的编制,兵团的规模一般有多大?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3军是解放战争中第四野战军赫赫有名的主力部队。虽然1985年大裁军43军的番号没有了。但43军的两个主力师,127师和128师,至今仍然是捍卫华夏长城的坚强武装力量。因此,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9年的历史中,43军的历史仍然是令军史界刮目的历史。43军的历史有几个突出的方面:

图片 1

第一、43军的历史(127师),比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史还早1年多,可以追溯到1925年11月组建的“叶挺独立团”,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鼻祖。

抗战胜利后,各解放军为了反对国民党军对解放区的进攻,纷纷组建了野战军。当时,野战军下辖若干野战纵队,纵队下辖旅。

第二、43军的历史(127师),可以追溯到1927年的八一南昌起义,是解放军诞生的正宗血脉。

战争前期,我军出现了主力兵团,地方兵团,一线兵团,二线兵团的称谓,但是兵团此时还未进入到我军编制序列。

第三、43军的历史(127师),可以追溯整个红军时期,井冈山斗争、万里长征都是劲旅和先锋。

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到解放战争后期,各野战军建制序列出现了兵团。一般是一个战略区域内一个较大战略方向的执行战役行动的部队。如陈谢兵团(太岳兵团或太岳纵队),华北杨罗耿兵团,华野山东兵团,华野外线兵团,东野第一兵团,东野先遣兵团等称谓,此时的兵团只是一个较大战略方向的临时组织形式,介于野战军之下纵队之上,但是还未成为我军的编制。

第四、43军的历史(127、128、129师),可以追溯整个抗日战争时期,铸就了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抗战功勋。

1949年春,人民解放军统一编制番号,这时候,兵团才正式成为我军编制。

第五、43军的历史,可以追溯整个东北的解放战争,写就了从东北打到海南岛的开国战绩。

一般一个兵团下辖2--4个军(多为3个),由于三野,四野兵强马壮,因此,这两个野战军的兵团编制下人数一般在十几万到二十万,而第一野战军由于地处西北,人员稀少补给困难,因此,一野的兵团虽然也辖3个军,但是刚开始一个兵团的部队员额只有五至八万人。

在43军25年浴血奋战的彪炳史册中,有两个亮点是史界著述比较多的,一个是“叶挺独立团”,另一个就是解放海南岛“木船打兵舰”。“叶挺独立团”是我国史界约定俗成的专有名词。作为一个团级的战术单位,在浩瀚的军史中享有专有名词,是绝无仅有的。解放海南岛“木船打兵舰”的奇迹,至今仍是谜一般的天方夜谭,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令人称奇!

一野:

而作为43军的二代来讲,在2016年“八一”建军节期间,大家以各种方式缅怀先烈的同时,我们利用重走烽火路的微信平台,大力宣传43军辉煌的战史,开展相关的研讨。“谁是43军第一任军长”?是重走烽火路的微信平台首先提出的问题。目的是抛砖引玉,提倡研究之风,使对我们父辈的光荣历史,不仅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

1兵团,1949年6月14日编成,司令员兼政委王震,下辖第1,2,7军。现在只保留下来一军(贺龙的红二军团),可惜王胡子响应中央号召,著名的359旅变成了生产建设兵团。

战争年代谁是43军第一任军长呢?很多人可能会脱口而出:“洪学智是43军第一任军长。”因为网上都是这么说。

一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王震

图片 2

2兵团,辖3,4,6军,一个没保留下来,大名鼎鼎的386旅771团和770团的独苗3营也成了生产建设兵团的一员,扎根新疆。

网上关于“洪学智是43军第一任军长”的说法,是把洪学智第二次回6纵任司令员的1948年12月的时间节点,作为东野第6纵队与四野第43军的一个分水岭。其实这样的划分,并不确切,反而是把标准搞混乱了。

后华北野战军18,19兵团加入一野。

我们首先看一看1998年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战史》的记载。在《四野战史》大事记中,关于第6纵队的组建,有如下记载:

18兵团,辖60,61,62军。

1946年10月

19兵团,辖63,64,65军。

本月,第7师和新四军第3师第7旅合编组成第6纵,辖第16、第17、第18师。【见734页】

现在两个兵团6个军只剩65军一个番号,不过朱日和的蓝军也是够有名的。而原先名头更响亮的63军在裁军中未能幸免。60军的181师(皮旅)侥幸成了武警机动部队,75反恐就是这支部队迅速入疆稳定了局面。

在《四野战史》大事记中,关于中央军委统一番号实施过程的记载如下:

二野

1948年11月1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出关于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野战军所辖之纵队改称军、师、旅一律改称师;军师编制一般采用三三制。【见754页】

第三兵团,1949年2月组建,辖10,11,12军,司令员陈锡联,政委谢富治。12军(红四军第十二师,八路军385旅769团)得以保留,王近山带的部队(或者说是李云龙的部队知道的人就多了),“狭路相逢勇者胜”就是就是刘伯承元帅给这支部队的评语。

1948年11月13日林彪、罗荣桓、刘亚楼报告中共中央军委,拟将第1至第12纵队,依次改称为第38至第49军,每军辖4个师。另将长春起义之国民党军第60军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见755页】

第四兵团,13,14,15军,司令员兼政委陈赓。13军是红31军出身,抗战时编为八路军386旅,14军是决死一纵队,而小弟15军上甘岭一战成名,此战后直到停战,霉菌再也没敢发动进攻。13军14军解放后一直驻守大西南,不过在最近的一次军改中,14终于没能躲过。

图片 3

第五兵团,司令员杨勇,政委苏振华,辖16,17,18军。一纵队(红一师)分成了16和18军,16现在东北,18军进藏时扩编到了八万人,比一野一个兵团人还多。后改为西藏军区,1962年其52师打的漂亮,藏字419部队让印军闻风丧胆。后进入云南14军,使得14军开始压得老大哥13军有点喘不过气来。

1948年12月12日东北野战军第1、第2兵团部正式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2、第13兵团部。【见756页】

三野

图片 4

第七兵团,司令员王建安,政委谭启龙。辖21,22,23,35军。23军是主力,攻击洛阳时,硬是从陈大将手里抢下了洛阳营,可见战斗力之强悍。可惜在历次裁军中只有地处西北的21军留了下来。

1949年1月2日中共中央军委命令:授予长春起义的原国民党军第60军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见758页】【按: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时候除50军以外,其他部队仍称第1至第12纵队】

第八兵团,辖24,25,26,34军,只存在不到半年,7月兵团部改为华东军政大学校部和南京警备司令部。24军为主力,就是著名的陶勇纵队。可惜一个没能留下。

图片 5

第九兵团,辖20,27,30,33军,司令员宋时轮,政委郭化若。华东野战军里,20和27争老大争得不亦乐乎。20是新四军一师发展而来,粟大将带出来的部队,27是许和尚带出来的部队,两个都能打。虽然和平年代都犯过错误,但是由于战功赫赫,都保存到最近一次军改前。

刘亚楼949年2月24日南下工作团成立。谭政、陶铸分任正副总团长。

被20,27消灭的美帝北极熊团团旗

图片 6

第十兵团,司令员叶飞,政治委员韦国清。辖28,29,31,32军。“排炮不动必是十纵”,28军由于轻敌,在金门战役损失了两个主力团,而作为27军的卵生兄弟,31军一直驻守在福建前线,成为将来梧桐的主力,成为十兵团保留下来的一个军。

1949年2月25日先遣兵团之第40军、第43军分别由马驹桥、马头镇沿平汉铁路、平大公路南下。【见761页】【按:值得注意的是,《四野战史》的写作人员,2月25日已经把3纵、6纵的称谓改为40军、43军,这等于是把还没有公布的番号提前使用了】

四野

1949年3月7日东北野战军发出《通报》:从3月11日起,东北野战军改称第四野战军。【见761页】

第十二兵团,1948年12月编成,司令员兼政委肖劲光。辖40,45,46军。解放战争一直打到海南岛,抗美援朝首战就是由40军打的。不过在东北,头上有16和39这两个老大,这次的军改旋风部队估计逃不掉。而肖司令后来成了海军司令,兵团部自然就改成海军的了。

1949年4月28日第四野战军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命令,在原有第12、第13两个兵团部的基础上,新组建第14、第15兵团部。至此,第四野战军辖4个兵团。第12兵团由肖劲光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辖第40军、第45军、第46军;第13兵团由程子华任司令员,肖华任政治委员,辖第38军、第47军、第49军;第14兵团由刘亚楼任司令员,莫文骅任政治委员,辖第39军、第41军、第42军;第15兵团由邓华任司令员,赖传珠任政治委员,辖第43军、第44军、第48军。【见763页】

第十三兵团,程子华任司令员,政委肖华。后程子华去山西当省委书记,司令由黄永胜接任。辖38,47,49军。38军万岁军就不用说了,彭总红三军团老底子,47作为359旅南下后的留守部队,最后反而为红6军团保留下了火种,驻守西北,这让原来的主力情何以堪,只能叹口气继续种地。

通过《四野战史》可以看到,东野是1948年11月1日接到军委关于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整编规定的,之后11月13日上报了东野的整编方案。1949年3月11日(即4个月后),东北野战军正式改称第四野战军。而各军及兵团的称谓,则迟至4月28日才得到命令。也就是说经过半年的时间,四野才完成整编任务,并正式对外公布新的称谓。

装备最精锐的38军

关于这段历史,43军相关的当事人也有日记和回忆录:

第十四兵团,49年4月组建,辖39,41,42军,8月,兵团部跟着刘亚楼司令员去组建了空军。作为东野攻击力最强的纵队,39军(红15军团)在朝鲜首战美军骑一师,打破了霉菌不可战胜的神话,作为重装军守卫在东北。作为27,31卵生三兄弟的老大,41军最出彩的是塔山狙击战,后被领袖点名作为北京的守卫部队。大军南下后一直驻守广东。最幸运的是42军,作为东野最后一支成立的纵队,大军入关后留守东北,本准备转业种地,但是朝鲜战争爆发,却成为距离战区最近唯一可以使用的野战部队。朝鲜战场打的也算不错,回国后移防广东,经过六十余年的变迁,当年的老末竟然力压41军。

《洪学智回忆录》(2002年版)有如下叙述:

第十五兵团,司令员兼政委邓华,辖43,44,48军和两广纵队。最悲情的莫过43军,作为人民军队的源头,八路军115师343旅---红一方面军红一军团---红四军---叶挺独立团---大元帅府铁甲车队,整个就是人民军队的历史。

遵照中共中央军委1948年11月1日颁发的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规定,各野战军所辖各纵队改称军,6纵改称43军。因当时四野部队正在打仗,没有公布命令,仍执行原来番号待我们过了长江后才公布。这时我已被任命为15兵团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了。【见321页】

自从打下海南岛后就驻守在海防前线,第一轮裁军时林总为了带头,竟然拿自己的老部队开刀。其后,43军再重建,最后终归没能逃掉被撤销。而人民军队的老根子127师则加入了44,45合并后的54军,自然,127一去,老大位置自然是他。而在98抗洪,汶川地震抢险时,当老百姓看到一面“铁军来了”的大旗时,立马知道子弟兵来了,有救了。

……

而作为东野攻坚能力最强的6纵17师,竟然成了武警,跟皮旅惺惺相惜,好在起码没去种地。而出了战斗英雄董存瑞的48军后来也在裁军的浪潮中被整编。

开始,我是与四野总部一起走的。行军路上,罗荣桓政委找我谈:“6纵是东野的主力,你熟悉情况,东总考虑你回6纵。”

华北野战军

罗政委继续说:“组织上已经决定了,你回到6纵要抓好攻城训练,下一步打天津,6纵要担任重要任务。”

第十八兵团,49年2月建立,司令员兼政委徐向前(后周士第)。

12月12日我到达6纵。【见325页】

第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委罗瑞卿。

……

第二十兵团,司令员杨成武,政委李井泉。辖66,67,68军,抗美援朝时,68军奇袭白虎团,二十兵团在其他部队的配合下,胜利完成了抗美援朝最后一次战役金城反击战。

通过洪学智的回忆,可以清楚的看到,洪学智回6纵的时候,整编的命令还没有公布, 6纵还叫6纵,还没有叫43军,部队称谓还没有改变。网络上的说法,显然是把称谓的时间提前了的。

白虎团团旗

另根据6纵政委《赖传珠日记》(2000年版),1948年12月有如下纪要:

不过,华北的部队点有点背,先是18,19兵团调给了一野,华北就没机会成为五野,而在随后历次裁军时,仅仅剩下了65一根独苗。

12月11日上午赶到蓟县。经遵化东关时遇敌机扫射。当晚到达蓟县西关之公乐亭。接电黄【永胜】调【任】8纵【司令员】。洪【学智】回6纵工作【任司令员】。

第21,22,23兵团,这三个兵团由国民党起义部队改编。

12月12日洪【学智】已到达。奉命向香河前进,部署一切。

第21兵团,由长沙起义部队改编,后与144,145师合编为第55军。对越自卫反击战中,55军是所有参战部队战绩最好的,其后,也未能避免整编的命运,便宜了42军。

12月13日召开纵队党委常委会,讨论工作。当夜召集各师政委来开会,传达任务,布置政治动员及各种工作问题。请黄【永胜】提出对工作的意见。

第22兵团,新疆起义部队,后与一兵团一起组建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12月14日黄【永胜】已去东总。我与钟人仿【156师政委】及袁克服谈工作。下午出发,到香河城东之田甲庄宿营,已夜间11时。

第23兵团,由绥远起义部队改编而成,抗美援朝时进入朝鲜作为后方守卫和修建机场。后在裁军中先缩编为69军,到最终也没能躲过整编。

图片 7

1958年,由于大规模战争已经结束,我军最终取消了兵团编制。

赖传珠通过《赖传珠日记》,可以清楚的看到洪学智和黄永胜两人去留和交接的时间,与《洪学智回忆录》是一致的。6纵政委赖传珠是12月11日接到电令的。洪学智12日回到6纵。13日6纵召开常委会,黄永胜与洪学智交接工作。14日黄永胜离开6纵(先到东总,而不是先到8纵,显然是林彪找黄谈话)。

兵团人数最高可以达到约二百万。辽沈战役后,四野部队准备入关,为了让部队可以更好的调配使用和指挥开始正式组建兵团,在开始的时候是确定了20个兵团的番号,但最终缺了第6,11,16,17等4个番号。

图片 8

在49年的时候,当时组建的兵团慢慢的就已经成立了,但是的西北野战军统帅的是第1第2两个兵团,第1兵团的司令员是王震,第2兵团的司令员是许光达,这时候全军的士兵人数已经到了15.5万人,除去一些野战军司令所管辖的部队人数,每个兵团的人数大约是在7万人。

我们再看《洪学智回忆录》的另一段:

当时的中原野战军作为二野管辖的是3,4,5三个兵团的兵力。但是的第3兵团的司令员是陈锡联,第4兵团的司令员是陈赓,第5兵团的司令员是杨勇。全部的军队里面是有1个特种兵的纵队,总共是有28万人,其中每一个兵团人数高达8万人。

(1949年4月)30日,接到中央军委命令,四野成立4个兵团,即第12、13、14、15兵团。每个兵团辖3个军,每个军辖4个师,各军干部也做了些调整。邓华为15兵团司令员,赖传珠任政委,我为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杨国夫为江西省军区副司令员,徐斌洲任49军政委,贺晋年任第二副司令员兼48军军长,肖向荣为政治部主任。后以热河部队一个团编组15兵团机关。因部队处在作战中,这个命令四野没公布,直到我们打到九江后,四野才和先前的番号调整一起公布。【见347页】

华东野战军由山东的八路军和江浙等地的新四军合编而成为第三野战军,下辖4个兵团,7兵团司令员王建安,8兵团司令陈士渠,9兵团司令宋时轮,10兵团司令叶飞,全军总计58万人,每个兵团大约都在十二万人以上。东北野战军是全军兵员最充足的部队,整编为第四野战军辖12,13,14,15四个兵团,肖劲光任职司令员。

图片 9

13兵团司令员是程子华,14兵团的司令员是刘亚楼,邓华担任15兵团司令员,全军一共十二个军还有一个特种兵站队,主力部队大约八十余万人,而且还哟35万人的部队,华北野战军即华北军区部队,由华北军区指挥,在49年下半年的时候,陶峙岳相继率部起义加入人民解放军。

杨国夫……

陈明仁任职军长,他所在的部队为国民党新疆守备部队,全军五万三千人,陶峙岳是司令员,董其武是国名党主席,董作为司令员,所属部队拥有五万人,在1950年的时候各兵团开始撤销番号,但是仍然保留力量干部兵团级别,兵团开始走下了历史舞台,只有新疆兵团从一开始一直保留到了现在。

5月23日,我们到达九江。这天,我和赖传珠向李作鹏、张池明、龙书金、袁克服等人进行了工作交接,43军的新任领导到职视事。经请示林彪、肖克、谭政后,向部队正式公布了统一整编的番号,并组建了兵团部。【见357页】

解放战争后期,共有三支国民党起义部队被改编为“兵团”建制,分别是湖南起义的陈明仁第21兵团、新疆起义陶峙岳的第22兵团、绥远起义的董其武第23兵团。其中陈明仁兵团的兵力最惨,他指挥的原国民党第一兵团在长沙起义后,叛逃的部队多达两个军(第71、第100)40000多人,几乎是该兵团的半数人马,最后缩编为人民解放军第55军。

图片 10

(第21兵团司令员陈明仁)

徐斌洲通过洪学智的回忆录,可以了解到他的回忆与《四野战史》的记载也是一致的,即1949年4月30日,四野总部才向所属部队发布中央军委的整编命令,四野所属兵团和各军的番号才正式使用。但他多了两个细节,就是5月23日到达九江后,43军的新班子才开始视事。15兵团经请示林彪、肖克、谭政后,才向所辖军各部队正式公布统一整编番号。这个时候才正式对外称43军。因此说《四野战史》的写作人员,把1949年2月25日南下先遣兵团3纵和6纵写成40军和43军的番号,显然是把后面的历史称谓提前使用了,这是不符合史实的。

白崇禧为了报复,以同是黄埔一期生的黄杰收容叛逃部队重建第一兵团,结果在衡宝战役中被人民解放军四野部队全歼。

赖传珠政委1949年的日记也证明了这一点:

解放战争时期我军的兵团,是在“纵队”的基础上组建起来的,1947年以后随着战争规模的不断扩大,纵队级兵力已不足以完成战役任务,于是各野战军开始组建“兵团”,但当时并没有全国统一的序列编号,五大野战军自行编组和排序,基本的规模是三个野战纵队组建一个兵团。

4月30日讨论干部配备。接中央军委公布成立4个兵团及军级以上干部配备命令。修改156师决议并发出。【见808页】

(第22兵团司令员陶峙岳)

5月18日昨日4兵团已占九江,部队正向南昌、九江进击中。李【作鹏】、张【池明】公布就任。龙【书金】、徐【斌洲】来开会谈工作,对17师干部需再考虑提出意见。【见809页】

最先有“兵团”称谓的是华东野战军,即1947年的“七月分兵”,华野以六个主力纵队和特纵组成“外线兵团”,由陈毅粟裕率领执行外线进攻任务;而以四个纵队组成“内线兵团”,由许世友谭震林率领,执行保卫山东根据地的任务,不过此时的“兵团”是临时性划分,还不太正规。

【编者注:龙书金、徐斌洲原为17师师长和政委,4月30日,改为128师师长和政委。5月18日,龙书金拟调43军副军长,徐斌洲拟调49军副政委。之后黄荣海和宋维栻分别接任128师师长和政委。】

稍后晋冀鲁豫军区留守部队成立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兵团,即由中野第三、第八纵队和起义的第38军组成的陈赓兵团,所部80000余人强渡黄河杀入豫西,配合陈粟和刘邓大军作战。

通过赖传珠的日记,可以看到李作鹏和张池明就任43军军长和政委的任命是5月18日公布的。与洪学智回忆录的5月23日洪学智与李作鹏交接工作,相隔5天。

(第23兵团司令员董其武)

图片 11

东北野战军在1948年初,将两个负责作战的“前方指挥所”改组成两个兵团部,第一兵团由萧劲光任司令员,第二兵团由程子华任司令员,其中程子华兵团是最早入关的东北野战军“先遣兵团”,下辖两个纵队和三个独立师,是比较标准的兵团级规模。

《李作鹏回忆录》(2011年版)也如是说:

华北野战军从1947年底开始,组建了第一兵团(徐向前)、第二兵团(杨成武)和第三兵团(杨得志),每个兵团均辖三个纵队约10万人马的兵力,这也是比较标准的兵团级规模,全军统一序列后改称第18、第19和第20兵团,其中第18兵团和19兵团在太原解放后转隶第一野战军指挥。

4月底,赖传珠政委在宋埠镇,向团以上干部传达了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并宣布四野第15兵团成立,邓华任兵团司令员,赖传珠任政治委员,洪学智任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贺晋年任第二副司令员兼48军军长,肖向荣任政治部主任。15兵团下辖第43军、第44军和第48军。

(陈谢兵团、第4兵团司令员陈赓)

同时第43军领导干部也作了调整,任命我为军长,张池明任政治委员,龙书金任副军长,袁克服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黄一平任参谋长,谢扶民任政治部副主任。第127师王东保任师长,刘锦平任政治委员;第128师黄荣海任师长,宋维栻任政治委员;第129师闫捷三任师长,孙正任政治委员。156师仍归我军指挥。

三大战役胜利结束后,1949年初人民解放军开始进行全国整编:

刚南下时,我担任43军副军长,兼任127师师长。在离开北平前,已知道四野编组兵团的方案及各兵团、各军的主要干部配备,当时我已经被确定为43军军长,但并没有宣布,现在正式宣布我就任军长职务。【见299—300页】

第一野战军辖两个兵团(第1、第2),总兵力只有15万余人,也就是说,每个兵团虽然有三个军的编制,但兵力都在7万人左右,是几大野战军中兵力最薄弱的。

李作鹏的回忆,虽然时间不具体,但大致情形是相符的。只是他那时仍是6纵副司令兼16师师长,而不是43军副军长兼127师师长。

第二野战军辖三个兵团(第3、第4、第5),总兵力28万余人,平均下来每兵团三个军大约9万人;

早在南下的时候,尽管洪学智和李作鹏都早已知道自己未来职务的走向。但命令还没有下来,洪学智和李作鹏都不可能提前说自己未来的职务。方案毕竟是预案,还不是最后的任命。方案还可以随时调整,任命则是可以确定了的。任命一般不会朝令夕改,除非有特殊情况。因此,1948年12月至1949年4月洪学智在担任6纵司令员的期间,并没有43军军长的任命,洪学智是不可能讲自己是43军第一任军长的,这是常识。

第三野战军辖四个兵团(第7、第8、第9、第10),总兵力58万余人,平均下来每兵团三个军约14万余人。

这样就可以设问,在没有任命的情况下,网络的作者凭什么就可以说洪学智是43军第一任军长呢?显然是根据后来的情况推理而得出的结论。

(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

按常理,只有接到上级的正式任命后,一切才尘埃落定。按1949年4月30日的任命,洪学智应该是15兵团第一任副司令员和第一任参谋长。李作鹏则是43军第一任军长。至于洪学智之前的任命,是6纵司令员,不是43军军长,一码归一码,不能混为一谈。如果说洪学智是6纵的最后一位司令员,反而比较恰当。

第四野战军兵力最为雄厚,平津战役结束后进行整编时,下辖四个兵团(第12、第13、第14、第15)共88万余人,去掉野司直属部队,每个兵团也达到了20万人。因此,由于发展环境和成军历史的不同,各野战军的“兵团”兵力规模是有很大差别的,但军中级别则是相同的。

在这里,6纵与43军的分水岭,笔者以为不能臆说,应该以任命为标准。如果不以任命书为标准,情况就复杂了,可以莫衷一是。比如,既然可以把洪学智在1948年12月至1949年4月担任6纵司令员的任期,当作43军第一任军长。那么,黄永胜在1948年3月至1948年12月担任6纵司令员的任期,能不能当作43军第一任军长呢?因为中央军委整编的命令是1948年11月1日颁布的,黄永胜还是6纵司令员,他12月13日离开6纵的时候,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是不是也可以与43军第一任军长的称号沾边呢。那么6纵队的第一任司令员陈光,是不是也可以扯上43军第一任军长的关系呢?因为43军军级架构的建立,历史必须追溯到6纵的建立。还有赖传珠政委,从1947年8月到1949年4月,一直在6纵任政委,是不是也应该称为43军第一任政委呢?但坊间似乎并没有这种说法。

值得注意的是,全军整编时并没有设立第6、第11兵团、第16兵团、第17兵团的番号,应该是预留所用。

因此说,如果一定要把1948年12月至1949年4月洪学智任6纵司令员的任期,说成是第一任43军军长任期。从当时的任命的实际来看,名不副其实,依据牵强,站不住脚。

关于解放军兵团建制这个问题,因为之前也查询过史料,今天和大家一起沟通一下。兵团主要存在于解放战争后期,成立野战兵团有三层意义,一是野战主力部队与地方部队分开,野战部队主要负责与敌军展开大规模会战,包括阻击,迂回和攻坚等;二是适应当时的战场条件,国民党军经历一次次失败,开始常态化编组机动兵团,兵力多的精锐可达10余万人之多,固人民解放军编制及指挥体系也需要适应战场环境变化,以往都是由野战军直接领导纵队(军),这时候成立兵团,实力大为增强,可以遂行一个方向的作战任务,兵力装备后勤相对比较充实;三是当时通讯技术个装备均比较落后,在衡宝战役中135师就是因为电台故障无法与上级取得联系孤军深入。通讯问题是对军队指挥作战影响非常大的因素,由于通讯能力差,当时无线电台一般只能到团一级扩大部队规模,只能增加指挥机构,这样才能更有效快捷的掌控部队进攻节奏。据我所知,一野兵团一般辖3个纵队(军),兵力在7万人左右;二野(刘邓)所部共3个兵团9个纵队(军),没个兵团8万人左右;三野辖16个纵队共4个兵团,每个兵团在15万人左右;四野辖12个野战纵队(军),编为4个兵团,每个兵团约为16万人左右,特别提一点的是,除四野各军辖4个建制师外,其他野战军均为军辖3师,东野之所以多出一个师,是因为入关前将12个独立师编入各军,使东野各军普遍达到5万人左右,甚至个别军达到6万余人。当然,随着国家进入经济建设时期,兵团基本都已撤销,改由军区直属。朝鲜战争后,只剩下一个“兵团”,就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这也是特殊时期下的产物。

现在还争论谁是第一任军长,这个问题表面上看,似乎没有现实意义,其实不然。因为这里涉及到为史者写作的一个重大原则,就是事实求是的问题。判断历史事实的依据和标准,是不能随意的。特别是权威著作,更要慎重。我们现在社会的一个乱象,就是有些人可以任意夸大其词,标题党横行,今天的微信和网络文章更是十分突出。这种恶劣文风如果得不到纠正,将贻害华夏,后患无穷。

这个要分不同的时期,1948年11月之前,解放军的编制非常混乱,纵队是主要的军事单位,另外还有8个兵团。

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老一辈革命家,他们之所以能够成功开国,成功的原因很多。只就文风这一点来讲,朴实无华是公认的,也是我们今天要认真传承和提倡的。

1948年11月1日,中央军委在《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中指出: “兵团现有八个,原以地名、人名或番号区分”。这8个兵团分别是东北野战军第1、第2兵团部,华北军区第1、第2、第3兵团,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和苏北兵团,以及中原野战军的陈(赓)谢(富治)兵团,共8个兵团。另外还有华野的粟裕兵团和陈(士榘)唐(亮)兵团,但是这两个兵团没有被中央统计在内,主要原因是因为粟裕是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陈士榘是参谋长,唐亮是政治部主任,他们需要指挥整个华东野战军进行济南战役等作战,此时粟裕兵团和陈唐兵团已经成了华野的主力部队,中央就不在将他们列为兵团之列。

附录1:战争年代东野六纵队组建和43军指挥员的沿革1946年10月,东北民主联军整编主力部队,新四军3师7旅与山东7师等部队合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6纵队,陈光任6纵第一任司令员,杨国夫任副司令员,刘其人任副政治委员,阎捷三任参谋长,徐斌洲任政治部主任。原3师7旅改为第16师,原山东7师20旅与19旅一部编为第17师,原山东7师21旅改为第18师。全纵队2.3万余人。

可以看出,1948年11月之前的兵团,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建制兵团,更像是脱离主力部队的偏师,为了便于识别,就用人名、地名或者番号来称呼为某某兵团。而这几个兵团人数也是参差不齐的。

6纵第二任司令员是洪学智,他曾两次担任6纵的司令员。第一次任职的时间是1947年1月至1948年3月30日,前后10个多月。第二次是1948年12月12日至1949年5月22日,时间是5个多月。因此,洪学智分别担任第二任和第四任司令员,前后任职1年又3个多月,是6纵任职时间最长的司令员。

陈谢兵团,成立于1947年7月27日,其组建的目的就是为了配合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在河南省西部执行“豫西牵牛”计划。陈谢兵团陈赓任司令员,谢富治任政治委员,其主力为晋冀鲁豫解放军第4纵队、第9纵队两个纵队,此外成立之初还辖有由西北军起义部队组建的西北民主联军第38军及第8纵队第22旅两部,共8万人。

6纵第三任司令员是黄永胜,时间是1948年4月至12月12日,任职不到8个月。

(陈赓)山东兵团,是华东野战兵团改称为山东兵团,辖第七、九、十三纵队及渤海纵队,担负山东战场的作战任务,司令员许世友、政委谭震林、副司令员王建安,总兵力14万人。1948年9月,许世友指挥山东兵团发动济南战役,全歼守敌10.4万余人,解放济南,活捉王耀武。

6纵第五任司令员(此时已经正式称43军军长)是李作鹏,时间是1949年5月23日至1950年6月12日,任职1年又1个月。

苏北兵团,其前身是韦国清领导的一支在苏北活动的队伍,隶属华东野战军。改编为苏北兵团后,司令员是韦国清,政委陈丕显,参谋长覃健,下辖第2纵队,第11纵队司和第12纵队,

附录2:洪学智第一次就任东野6纵司令员的回忆1947年春节前几天,冒着大风雪,我回到了北安。

东北野战军第1兵团下辖第3、4、5纵队和辽东军区三个独立师及地方部队,司令员肖劲光,政委肖华;第2兵团下辖第8、9纵队以及北宁路作战的部队,司令员程子华,政委黄克诚。

突然接到了黄克诚电话:“洪学智同志吗?回到北安了吗?”

华北野战军是原晋察冀军区和晋冀鲁豫军区合并组建而成的,下辖华北野战军第1、2、3兵团。第1兵团下辖第8、13、15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徐向前;第2兵团下辖第3、4、8纵队,司令员杨得志,政委杨成武;第3兵团下辖第1、2、6纵队。

我说:“刚刚回来,有些问题需要向你汇报。”

以上是1948年11月之前8个兵团的情况。随着战争的推进,为适应大兵团作战需要,1948年11月1日,中央军委发出《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规定明确:野战军以下设兵团,必要时兵团亦可归军委直接指挥。兵团以统一番号排列,共定20个兵团番号。次序是:西北野战军(一野)为第一至第二兵团,中原野战军(二野)为第三至第六兵团,华东野战军(三野)为第七至第十一兵团,东北野战军(四野)为第十二至第十七兵团,华北野战军为第十八至第二十兵团。1949年各兵团相继组成,全军共编成16个兵团(其中有空缺)。后来,以国民党起义部队为主,增编第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兵团,实际兵团数为19个。

“黑龙江的剿匪取得很大成绩,东北局很满意,我们的后方安全多了。”

第一兵团由一野第一、第二、第七军组成,司令员兼政委王震,参谋长张希钦,政治部主任孙志远。

他接着说:“东北局来了命令,命令你回前方工作。”

第二兵团由一野第三、第四、第六军组成,司令员许光达,政委王世泰,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徐立清,参谋长张文舟。

“回前方?”

第三兵团司令员陈锡联,政委谢富治,副司令员王近山、杜义德,下辖第十、第十一、第十二军。

“蔡畅大姐从苏联治病回来,路过北安,找你谈话。”

第四兵团由原中原野战军第四、第九纵队,及豫西地方部队一部和淮海战役中起义的廖运周部编组而成。陈赓任司令员兼政委,郭天民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下辖第十三、第十四、第十五军。

“天气严寒不要让蔡大姐来了,既然有命令,去报到就行了。”

第五兵团司令员杨勇,政委苏振华,下辖第十六、第十七、第十八军。

“那样也好,你就自己去吧。”

第七兵团前身是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司令员王建安,政委谭启龙,辖第二十一、第二十二、第二十三、第三十五军。

“我是不是先到西满汇报了工作再去?”

第八兵团司令员陈士榘,政委袁仲贤,辖第二十四、第二十五、第二十六、第三十四军。

“不要汇报了,都知道了,你直接去双城吧。”

第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政委郭化若,下辖第二十、第二十七、第三十、第三十三军。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www.4166.com,转载请注明出处:解放海南的部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