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拟建的“天军”是啥底色

2019-10-30 作者:外国军情   |   浏览(111)

  4月10日,美国参联会发布新版《太空作战》条令(下称《条令》),取代2013年版《太空作战》条令。《条令》首次确立“太空联合作战区域”概念,旨在推动太空作战深度融入联合作战,集中体现了特朗普政府备战太空的新动向。

原标题:美国拟建的“天军”是啥底色 有人曾预言:谁控制了太空,谁就能控制地球。进入21世纪,伴随航天技术“井喷”式发展,对太空领域的竞争日趋激烈,其结果将直接影响世界格局、国家前途命运和未来战争胜负。美国加速推进太空军事化进程值得我们警醒。 去年底,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要求美国防部组建太空司令部,以提升美国太空作战能力。美国再次重新组建独立太空司令部绝非偶然。近年来,随着美军建军备战重点向打赢“高端战争”转变,美军备战太空作战动作频频。从更新政策条令到增设太空战机构,从强化太空态势感知能力到研发太空战武器,一个独立太空军正悄然成型。 太空作战力量体系要求完整。目前,美国航天力量分散部署陆海空三军,但其主体在空军。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现在共编有15个航天联队建制,分别属于第14航空队、第20航空队和空间与导弹系统中心。第14航空队是军事宇航力量,下辖21航天联队、30航天联队、45航天联队、460航天联队共5个航天联队。第20航空队是陆基核威慑力量,下辖90航天联队、91航天联队、341航天联队共3个航天联队,共有10个导弹中队。空间与导弹系统中心是美军空间系统项目管理机构,下辖军事卫星通信系统联队、GPS系统联队、天基红外系统联队、发射与发射场系统联队、空间优势系统联队、空间发展与测试联队、526洲际弹道导弹系统联队(该部队接受空间与导弹系统中心与空军装备司令部后勤中心双重领导),共7个联队。美陆军和海军所属的航天力量规模较小。陆军编有2个太空作战旅;海军编有具有太空作战功能的第10舰队,作为其卫星通信系统的太空支援分队。 太空作战指挥控制要求简明。美军新成立的太空司令部承担此前战略司令部负责的太空作战相关事务。太空司令部是继美军网络司令部之后,与美军现10个具有作战功能司令部同等级别的第11个联合作战司令部。太空司令部位于太空作战指挥链顶层,统管美军三军的航天力量,负责计划和实施太空作战,对美军所有太空部队拥有作战指挥权。太空司令部通过负责太空事务的联合职能部队司令部指挥官,对下属和配属的部队实施作战指挥控制。目前,美国陆海空三军各军种内设航天司令部,对其军种航天力量行使指挥权。空军航天司令部负责对攻击北美的海基发射的或洲际弹道导弹提供早期预警、监视所有人造空间物体、执行空间发射任务和管理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美军陆军设有太空和导弹防御司令部,专门主管太空作战和导弹防御;海军设有舰队网络司令部,具体太空作战业务由其下属的海军卫星作战中心负责。 太空作战理论体系要求成熟。早在1971年,美国空军AFM1-1号条令就提出了太空作战思想。1997年,美国空军在AFDD1条令《空军基本条令》中,首次使用“太空作战”这个术语。随后,美国空军于1998年颁布AFDD2-2条令《太空作战》,正式确立“太空作战”理论。此后,美国空军多次颁布新版《太空作战》条令,对“太空作战”理论进行补充、完善和更新。进入21世纪后,美军在联合作战层面开发太空作战条令,积极将太空作战纳入联合作战框架,先后颁布了《太空对抗作战条令》《太空作战》《联合太空作战纲要》《反空间作战》等作战条令。2000年,美军颁布首部联合太空作战条令《太空作战战术、技术和程序联合条令》,标志着太空作战正式成为美军联合作战的组成部分。2013年,美军颁布新版《太空作战》,将“太空作战”从美国空军的“空天作战”理论中正式独立出来。2018年,美国最新版《太空作战》条令,首次提出了“太空联合作战区域”的概念,明确太空是与海、陆、空类似的作战域,提出了太空态势感知、太空控制、定位导航与授时、情报监视与侦察、卫星通信、环境监测、导弹预警、核爆探测、太空运输、卫星操作等太空作战十大能力领域,详细阐明了太空作战面临的威胁应对措施,推动太空作战深度融入联合作战。 太空力量实战经验要求丰富。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历次战争行动和日常军事战备活动中,美军太空力量都深度参与,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2001年以来,美军定期组织“施里弗”“太空旗帜”“全球哨兵”等太空战系列演习,探索太空力量作战运用。目前美军太空力量实战运用由以支持战略应用为主向以支持战术应用为主转变。在体系运用上,通过联合部队航天指挥机构强化太空力量在支持战役战术行动中的应用功能。在实战中,太空作战通常作为联合作战的组成部分组织实施,因此其指挥控制体系以联合部队指挥官为中心构建。以大规模战区作战为例,联合部队指挥官通常由战区司令担任,战区司令负责整合、确认、排序联合部队的太空需求,提交太空司令部司令。太空司令部司令据此向战区司令提供太空能力,必要时向战区司令移交太空部队的作战指挥权。战区司令通常指定一位职能部队指挥官负责太空作战事务,该指挥官通过设立太空协调机构查明联合部队的太空需求,制订联合太空作战计划,协调联合部队军种组成部队的太空作战行动。

  首次设立“太空联合作战区域”

  《条令》首次对“太空域”进行了定义,明确太空是与陆、海、空类似的作战域。《条令》还首次提出了“天空联合作战区域”的概念,太空系统的太空段(太空系统还包括地面段和链路段)就属于太空联合作战区域内,包含各类航天器。这一概念将现有条令的作战区域由传统的地理区域扩展到太空域,太空作战的内涵和范围进一步拓展。《条令》提出,天基情报搜集、预警、环境监测、卫星通信、定位导航授时等太空活动能支持美军战场作战行动,而陆、海、空、网域的行动也对太空域产生影响。与以前的太空作战主要聚焦于为地面作战提供天基信息支持不同,《条令》强调现在的太空作战不仅包括将军事太空能力融入联合作战之中,而且包括对抗对手的进攻性太空行动,以确保自身太空系统安全。

图片 1

  重新划分太空任务能力领域

  上版条令将太空作战任务划分为太空态势感知、太空力量增强、太空支持、太空控制、太空力量运用五大领域。新版条令将太空作战任务领域调整为十大能力领域,删除了上版条令中太空力量运用领域(弹道导弹防御和洲际弹道导弹作战)相关能力,同时突出了核爆探测能力。

图片 2

  十大能力领域是:

  ①太空态势感知。主要包括太空监视和环境监测,旨在掌握太空情况。

  ②太空控制。包括进攻性太空控制、防御性太空控制和导航战,旨在挫败针对美国和盟国太空系统的干扰和攻击,确保美国在太空行动自由。

  ③定位、导航与授时。旨在为军事用户提供可靠的定位、导航与授时能力,以获得作战优势。

  ④情报、监视与侦察。主要包括:告警、目标分析、威胁能力评估、态势感知、作战毁伤评估和作战环境分析。

  ⑤卫星通信。旨在提升部队超视距通信能力,实现全球语音和数据传输,为更广范围部队机动作战提供通信服务。

  ⑥环境监测。主要包括地面环境监测、太空环境监测和环境监测支持。

  ⑦导弹预警。主要是为地区作战指挥官、盟国、前沿部署部队提供导弹攻击预警,并评估导弹攻击效果。

  ⑧核爆探测。主要通过全球一体化探测器,对全球重点地区进行探测,为美总统、国防部长和战区指挥官提供核爆位置、高度和爆炸当量等信息。

  ⑨太空运输。旨在确保将载荷(卫星或其他物资)送入太空。

  ⑩卫星操作。主要是指对在轨卫星的机动、配置、运行和维护

  强调太空作战能力对联合作战的支撑作用

  《条令》更加强调太空作战能力对联合作战七大职能均有重要支撑作用,进一步突出了太空作战与联合作战深度融合的思想。

  ①指挥控制。太空作战对联合作战指挥控制的贡献,主要体现在天基情报搜集、太空态势感知、卫星通信、定位导航授时和导弹预警等方面。

  ②情报。天基资产可为决策人员提供及时、准确的信息数据,从而能够在冲突的各个阶段建立决定性的优势。

  ③火力。太空作战通过情报、定位导航授时和通信能力,支持空中、地面、海上和网络空间的军事打击行动。太空控制行动能在多个作战域对敌方太空系统产生预期效果。

  ④调动与机动。卫星通信可实现行进间通信,太空态势感知和环境监测可使部队利用有利环境或规避不利环境。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拟建的“天军”是啥底色

关键词: